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傳播協會

Association For Free Communication

世界媒體看中國:臉書的中國笑話與風險

發表留言

【大紀元2012年02月03日訊】世界頭號社交網絡臉書(Facebook)2月1日星期三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出招股書,準備公開上市。臉書的舉動在美國以及許國其他國家引起廣泛的經濟興趣,但在中國引起的卻是諷刺的競賽。中國網民紛紛借題發揮,施展自己幽默諷刺的才華,嘲笑自己,嘲笑中國,嘲笑中國當局。

中國網民借題發揮

據美國之音報導,在臉書啟動上市程序的消息傳來之際,中國用戶最多的微博網站新浪微博短時間內出現五百四十多萬條相關的微博,中國大陸媒體予以鋪天蓋地般的報導。對這種不同尋常的熱情,有中國網民諷刺道:

「真諷刺!從電視,到網絡,到報紙,中國人為一個無法訪問的網站而瘋狂!」

「在如此信息開放的時代,我們國家卻還屏蔽這些,不跟清朝政府的沒落時期有的一拼嘛???深思啊深思」

研究文學和政治學、社會學的學者都知道,在言論不自由的社會,社會大眾的諷刺創作力和鑑賞力會特別發達。例如,在當局對公眾的公開言論實行嚴格限制的前蘇聯,政治笑話特別豐富。隨著蘇聯成為明日黃花,俄羅斯人的言論自由大大擴展,政治笑話在俄羅斯的全盛時期也成為過去。與此同時,中國的政治笑話則興旺發達,傑作層出不窮。例如,以下這則有關臉書和中國的笑話:

「Facebook招股書提到目前全球四個國家屏蔽其網站 Syria(敘利亞),Iran(伊朗),China(中國),Korea(北朝鮮),簡稱SICK。 真假啊。」

在這裡需要附帶提出兩點說明: 1)以上這則笑話中的SICK,是敘利亞、伊朗、中國和朝鮮的英文首的字母合成,同時也是一個英文單詞,意思是「噁心,或讓人噁心;」 2)臉書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出的招股書英文原文確實是提到了中國、伊朗等全部或部份封殺它的四國,但沒有SICK這一簡稱。顯然,這笑話中的SICK是一個笑話。

臉書在招股書中承認在許多方面有若干不能確定的商業風險,但臉書現在完全可以確定的是,它可以在中文世界收集一本它在中國引發的笑話集。

臉書的雄心壯志與中國的牆壁

中國網民有關臉書FACEBOOK提出招股書的評論也不完全都是笑話。許多評論也在當今中國言論自由尺度許可範圍之內提出了正經而嚴肅的政治評論,如:

「如果在中國能上FACEBOOK,那麼新浪、騰訊這些所謂的微博早完蛋啦!何為民主?何為開放?」

在中國,新浪、騰訊等所有大小互聯網公司必須無條件接受執政黨共產黨和政府的指令,要全力對網民在其網站上的言論實行中共及其政府所指示的控制,否則會受到嚴厲懲處。國際媒體普遍報導說,如何在這種富有中國特色的政治經濟環境中經營,這顯然是臉書這樣的外國互聯網服務公司所面臨的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礙。

臉書在其招股書中表示,「全球現在有20多億網民,我們的目標是他們都連起來。」不幸的是,臉書的這種雄心壯志跟中國政府的希望背道而馳。臉書希望把全球20多億網民連起來,中國當局則希望把中國5億多網民圈起來,圈在中國政府所設立的信息柏林牆即中國國家互聯網防火牆之內。中國政府的互聯網封鎖措施招致中國網民的普遍批評和抱怨。抱怨者說,中國的互聯網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大的不能跟其他國家自由連通的局域網。

把網民連起來還是圈起來

臉書在全世界有八億五千四百萬用戶。在其招股書中,臉書附加了一張世界各大洲的圖片,以亮點的密集度代表它在世界各地的普及度。

中國在這張圖片當中是一片黑暗。也就是說,臉書力圖把全球網民連起來,中國當局則力圖把中國網民圈起來。臉書的圖片清楚地顯示,中國當局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成功地把中國網民圈起來了。

中國當局是在2009年屏蔽臉書的。跟臉書一道被屏蔽的世界著名互聯網大網站還有網民視頻分享網站Youtube,以及微博網站推特。中國國內外的分析家們普遍認為,在推翻獨裁統治的阿拉伯之春運動發生之後,鑒於阿拉伯之春的參與者被認為是大量使用臉書相互協調,對阿拉伯之春運動十分害怕的中國當局對臉書會更加猜忌,因而臉書可以在中國自由運作的前景也更加渺茫。2009年中國當局屏蔽臉書,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認為它跟當時的新疆騷亂有關聯。

臉書的政治和市場挑戰

中國是世界人口頭號大國,也是世界網民頭號大國。因此,中國的互聯網市場為世界很多互聯網服務公司所覬覦。美國《計算機世界雜誌》網絡版星期四發表IDG新聞社記者邁克爾.肯的報導,指出臉書若想進入中國所面臨的政治和市場挑戰:

「Facebook在星期三提出的招股書中表示,由於中國政府實行嚴格的出版檢查政策,Facebook可能無法進入中國這個世界最大的互聯網市場之一。但是,該公司在繼續『評估進入中國。』分析家們不認為Facebook進入中國的條件會很快好轉。中國市場有自己本土的社交網站,且用戶眾多。而且,中國市場也正在轉向推特那樣的微博。」

對於臉書正式進入中國所面臨的政治挑戰,其執行總裁扎克伯格在2010年透露了他的評估思路。當時,他到中國訪問了百度等大互聯網服務公司,引起眾多的人猜測臉書是否要準備正式進入中國,以及臉書準備在多大程度上為進入中國而屈從中國政府所施加的互聯網出版檢查。但扎克伯格表示,他希望找出「我們在中國的適當的合作夥伴關係,以便能以我們的條件取得成功。」

扎克伯格當時以及現在被廣泛引用的在中國「以我們的條件取得成功」的話,以及臉書星期三提出的招股書顯示,至少就目前而言,臉書還不准備就網絡表達自由的問題全盤接受中國政府的條件。

至於臉書進入中國所面臨的市場挑戰,美國財經網站MarketWatch發表記者克里斯.奧立佛星期四從香港發出的報導,非常簡明扼要又非常清楚地說明了這個問題:

「近來的資產研究凸顯出中國在社交媒體方面的重要差異。在中國,微博要比Facebook所開創的那種社交網絡平台更受歡迎。(美國投資銀行)摩根大通的分析家說,中國大陸的文化偏好更著重內容,而不是跟其他用戶的聯繫。他們說,在2011年,中國傳統的社交網絡在用戶增長和用戶活動方面被微博超越。」

推特(Twitter)的舉動

儘管在中國經營互聯網服務面臨各種挑戰,中國巨大的市場潛力還是對許多大互聯網公司構成巨大的誘惑力。世界著名的微博服務商推特日前宣佈,可能會根據國別情況,對用戶的推特內容進行審查過濾。在中國經營的微軟、雅虎等外資互聯網公司從一開始就實行這種做法,即根據中國政府的要求,對中國政府所認為的「敏感」內容進行審查刪除。

推特也要如法炮製的消息傳出,立即在中國引起激烈的反響。推特雖然早早被中國政府屏蔽,但依然有不少死忠的粉絲不辭勞苦翻越中國政府設立的信息柏林牆使用它,因為他們喜歡的是推特給他們提供的言論自由。推特在中國最著名的用戶、人權活動家和藝術家艾未未表示,假如推特實行出版檢查,他就要拋棄推特。

中國官方的《環球時報》英文版1月30日發表社論,表示歡迎推特准備根據政府出版審查命令屏蔽或刪除推特貼或推特用戶。與此同時,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國際記者權益組織記者無國界則對推特的舉動提出強烈的質疑和批評。

觀察家們普遍認為,推特表示要採取國別信息過濾審查屏蔽政策,主要是著眼於進入中國這個市場。還不清楚推特是否能因此得以進入中國,以及臉書是否也打算通過這種方式進入中國。

(責任編輯:肖笙)

http://www.epochtimes.com/b5/12/2/3/n3501766p.htm%E4%B8%96%E7%95%8C%E5%AA%92%E9%AB%94%E7%9C%8B%E4%B8%AD%E5%9C%8B-%E8%87%89%E6%9B%B8%E7%9A%84%E4%B8%AD%E5%9C%8B%E7%AC%91%E8%A9%B1%E8%88%87%E9%A2%A8%E9%9A%AA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