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傳播協會

Association For Free Communication

新唐人電視【今日點擊】採訪「六四」天安門屠殺倖存者–方政(下)

發表留言


石濤:「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那在4年前2013年,我曾經採訪過幾個人,是89六四走過來的人,那有在六部口被輾斷雙腿的,原來北京體育學院的方政先生;那有在當時在89六四,最後撤離廣場的最後的主要人之一,封從德先生,他當時是現場的副總指揮;那另外一個呢,是在紐約時報長期任攝影記者的,知名的攝影記者的杜斌先生,他透過鏡頭,拍攝了中共在這麼長時間,89六四之後的相當多的罪惡。他後來比較知名的一個紀錄片,他同樣是製片人,又是記者,又是作家,他拍了一個主要的一個作品,就是揭露了馬三家的罪惡,揭露馬三家罪惡。那另外一個人叫王功時(音譯)先生,他當年呢89六四時,89六四軍隊開槍最多的地方之一,公主墳,木樨地,他是當時的目擊證人,他自己是當時甘家口中學的中文老師,應該是89六四爆發之後,他後來離開了大陸。那在他的身邊,他曾經眼看到一個學生市民被打死,沒過多長時間又看到了軍人也死了。所以這是他在個人經歷當中,他經歷了89六四。所以那因為時間的原因呢,我跟大家再分4天的時間,正好在89六四這天,我們會跟大家分享這4個人,在他們各自的環境中看到的,在當年89六四那一天,所遭遇到的,所經歷過的,那種慘痛的故事。」

石濤:「在今天的第一集節目中,已經跟大家分享了原來的,北京體育學院的學生方政先生,在89年六月四日,他的悲慘的遭遇的上半部分,那下面跟大家分享,與他採訪當中,他所描繪的當年他遭到迫害時的,內容的下半部分。方政先生你好,你好石濤,在今年兩會之後呢,BBC登過一篇文章,我印象中大概3月15日。直接講說這是江澤民時代的結束,習近平時代的來臨,那直接把胡錦濤時這個概念取消了,所以所有人都認可一點,其實在過去的這時間裡面,江澤民從六四之後上台,他是六四最大的獲利者,那一直到今天習近平上來,他真正才算退出了權力的中心。而在今年這種巨變的時間段裡面,卻有件事情非常蹊蹺,原來我們看每年在六四之前,談到平反的問題,包括去年,去年在六四之前談到平反的內容更多,甚至傳出溫家寶對這件事情有說法;可是到了今年,平反的說法蕩然而去,好像我個人的感覺是非常的弱。而甚至在昨天應該鮑彤先生哪,曾經有過一篇文章我看過,從鮑彤先生自己的角度認為,共產黨沒有資格平反六四,這樣的概念,這樣的說法,也就是說相當一部分人,從根上認定一點,必須否定中共,中共根本就沒有資格再去面對這件事情,那針對這個問題你有什麼看法?」

方政:「您剛才說的很對,其實江澤民,他是六四的一個直接的一個參與者,是一個負有責任的人,同時也是六四後一個最大的獲利者,後來包括李鵬的回憶錄,和陳希同的回憶錄都揭示,在六四鎮壓,在5月在戒嚴的時候,江澤民已經在北京,已經在人民大會堂去指揮,或者參與指揮,去了解六四鎮壓的整個過程,所以說他是,六四他是負有責任的,也是手上沾了六四血的這部分人。之所以大家現在認為習近平,可能大家對他現在的這個上台,會抱有一定的想法,認為覺得習近平這一代,可能跟六四之間,沒有直接的這麼一個責任的關係,所以大家對他產生了一定的幻想。就像今年的3月分,在兩會之間,我記得天安門母親丁子霖老師,曾經寫過一個極為就是,這是一次希望,但願它不再讓人絕望,是這麼一種主題。所以說大家心裡就跟您說的,其實一次一次希望,從江澤民到胡錦濤,到習近平,我們大家知道,其實帶來的就是一種絕望,這就是一種絕望。我們也知道,指望共產黨的當權者,指望體制內來主動的來糾錯,主動的來平反六四事件,基本上不抱希望,也是說肯定一定會是絕望的,所以這個我也是有深深的這種感觸。」

石濤:「那另外一個問題哪,其實是滿有意思的,我們比如說現在的這個,整個現在這個間架結構,習近平人們眾所週知,對他的期待是依賴於,或者說更看重於他的父親習仲勳,而六四事件正是習仲勳與鄧小平,分道揚鑣的一個標記。六四事件造成了習仲勳永不回北京城,所以今天很多人對他抱有期望,可是在接近六四之後突然又沒了。而作為中共的體制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幾乎今天所有當權的人,如果你加上劉源也好,加上這些鄧樸方也好,這些人都加在一起,你會發覺有個特點,他們在他們的生命過程中,曾經遭到這個體制的殘酷的迫害,可是為什麼,這些作為孩子的紅二代,當他們握有權力的時候,當他們進入這個階層,最高階層,這個體制的最高階層的時候,他們為什麼行為上和言行上,卻跟那些曾經迫害過他們的,那些人的操守,竟然一樣呢?這是非常令人費解的事情,你怎麼看呢?」

方政:「對,這個是一個中國非常奇怪的現象,就是說可以說,在整個共產黨歷史當中,都曾經都是這個體制的受害者,或者都曾經受過這個體制的殘害,這是一個非常獨特的,中共統治中國來,就剛才您說的習近平自己,也是曾經在這個中共體制,儘管他也曾經有過權勢,但是他也有過被這個體制所迫害的,這麼一個經歷。所以我想他們可能很多,我覺得一個是權力的慾望,另外一個他們肯定很多人沒有,像習近平也許沒有認識到,他們可能只是覺得這是一派,這一派人和那一派的問題,或者是某一個個人之間,你打倒了我或者我和你不是一個山頭的,我被你排擠被你打壓,但是他們可能沒有認識到,這完全是一個共產黨這麼的一個體制,這麼一個理論體系所決定的,就是說都會成為這個絞肉之下的受害者,也許他們沒有認識到這一點,因為他們現在自己是一個得勢者,或者說他們重新是一個權力的掌控者,他們就被權力沖昏了頭,就認為他們的權力可以永保自己,但是我覺得如果這個體制沒有改變的話,有朝一日就像曾幾何時的薄熙來,可能他也認為,他的權力是絕對不會有挑戰的,不會成為一個階下囚,可是不知道哪一天,這個體制就會吞噬他自己,就像薄熙來一樣,就有可能成為階下囚。我想如果沒認識到這一點,習近平他自己作為這個體制改變的推動者,他可能沒有這種願望和動力的。」

石濤:「那我們最後想問您的一個問題是這樣的,正像我節目最一開始的時候,很多朋友是80後90後,再揭出真相之後,翻牆出來揭出真相之後,他們非常的震驚,他們也希望能夠有所作為,特別是國內的這些年輕朋友有所作為。但是確實他們有一個難處,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這是個問題。所以作為您六四的一個完全的被傷害者,六四過程中的倖存者,在今天您能夠給他們什麼樣的建議?希望他們怎麼做最有用呢?」

方政:「其實我覺得真的了解了真相,真的是人醒悟的覺悟的第一步,我覺得最起碼我的忠告是,如果您這個年輕人您是體制內的,比如說您是一個公務員,或者您是一個小警察,那麼你最起碼要守住自己良心的底線,不要去主動做惡或者協助做惡,這個是你可以做到的。那更進一步來說,你甚至於可以去在社會中,做一些有益於社會進步的這種事。其實最簡單來說,現在我們知道有舉牌,要求財產公布的四君子,紛紛被判刑,被拘捕,那麼當有10萬人,當100萬人這樣共同上街去呼籲這個,最基本的財產公開的要求的時候,我想中國的社會,就會有很大的一個變化。」

方政:「所以說我們每個人當你了解了真相,有了這一份改變社會,推動中國民主進步的願望之後,你就從自己身邊點滴的小事做起,你去關愛你身邊的人,如果他是一位推動社會的正義良心人士,希望你給他一點支持。像這種在獄中的良心犯家屬,你能多送給他一點溫暖;您在微博中在你的社交網站中,更多的去傳播真相;那麼你在你的工作中,也要選擇主動不做惡。就是說要靠社會的力量,要靠每一個人的行動去推動他,去改變這個體制,改變這個國家現狀,而不是說我們等待一個所謂的明君聖者,或者等待哪一天習近平一拍腦袋覺得,我要改憲法了我要怎麼樣,這種等待是無濟於事的,也是非常無望的。也許他的這種改變,正是在我們的社會的推動和壓力之下,他也許才會做出一定良性的互動。所以我們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每一個人、每一個公民肩負起自己的責任,做出自己的這一步,勇敢的去做社會的推動者,而不是去等待,謝謝。」

石濤:「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

 

 

 


本文轉載自新唐人電視
原始出處:【今日點擊】採訪「六四」天安門屠殺倖存者–方政(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