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傳播協會

Association For Free Communication

新唐人電視台【今日點擊】採訪「六四」天安門屠殺倖存者–方政(上)

發表留言

 


石濤:「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5月31日,那大家伙看我節目的時候是6月1日。幾乎在後來幾年裡面的,每集節目當中呢,每一次到了6月初的節目當中呢,我們都會跟大家分享,有關1989六四時的慘案的悲劇。我們節目也是在十年前,2007年的當年的6月4日開播的,今日點擊,透過視頻的方式。那一次開播當時很特別,那個星期的星期一就是6月4日。所以我自己滿感觸這現實環境中的,我常說的時間是個神,師父教的這個道理。如果真正懂得時間是個神,就懂得生命的珍貴。那在4年前,2013年,我曾經採訪過幾個人,是1989六四走過來的人。首先跟大家分享的,就是原來的體育學院的學生,方政先生在六部口,也就是現在還有的話,電報大樓那個位置之前,他的雙腿是如何被輾掉,和當時發生了什麼。」

石濤:「方政先生您好,其實就在我們這一集節目,將要放出的那個時間段,恰恰是24年前您被傷害的那個時間,所以非常感激您能夠來到我的節目當中,接受我們的採訪。而最關鍵的問題,能有機會向更多的朋友,描述在24年前的這個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

方政:「沒問題,感謝石濤,尤其感謝新唐人電視台,這麼一個全球的網絡,這麼一個在全球傳播真相的,這麼一個網絡,這麼一個電視台,能夠讓我有這個機會,把我所經歷的這些,六四中的一些真實的事件告訴這些年輕人。我是一個六四的經歷者,也是一個六四的直接受害者。所以說這是我的一個責任,我要把我所知道的這些真相告訴大家,不能讓這個血淋淋的真相,任意由中共來歪曲,來掩蓋。因為我們知道中共,它除了這些暴政之外,還有一個最大的邪惡罪惡之處,就是掩埋歷史,割裂歷史,歪曲真相。這其實是它一個在這個歷史長河中,給中華民族犯下的一個,不可原諒的這麼一個錯誤。」

方政:「雖然說回憶我六四的經歷,是一個讓人痛心的事,但是我想真相不說不明,所以我今天很願意在這兒,把我所知道的這些過程告訴大家。其實很多人可能現在應該也知道,在網上也有很多很多的這方面的素材。我們知道在1989年六四屠殺的時候,北京這麼大的一個區域,在北京這麼大的一個區域,有幾百萬的市民和學生參與。而對峙的是中共調集了20多萬的正規軍,他們用坦克和機槍,來包圍北京,來血洗北京。對北京市的這些和平的市民和學生,進行了一場屠殺。所以,可是我所經歷的,只是這屠殺當中的一個,聚集很小的一個片段。」

方政:「時間上它是在6月4日上午的6點鐘左右。那個時間我和當時從最後在天安門廣場堅守的3千多學生,我們從廣場大概在5點鐘不到,4點鐘的時候,我們從廣場的東南角撤出。在從廣場撤出,走到西長安街六部口的位置的時候,可是就在這個位置,這個時間,突然從我們的身後,也就是從天安門方向,也就是從軍隊已經完全包圍了天安門廣場,已經清場結束了,這麼一隊坦克是從我們的身後,從東向西從我們的背後,從天安門方向沿著西長安街,快速的衝殺了當時和平的走在西長安街上,從廣場撤出的這一隊學生。我們當時是準備沿著西長安街往西走回學校,因為北京的絕大多的高校,就是在西部,在海淀區。」

石濤:「以您自己的估計,當時有多少人?」

方政:「是這樣的,最後從廣場撤離的,大概有3千多學生,那麼我走的位置比較靠後,大概在最後的5、6百個學生當中,所以在我身後可能還有幾百個學生。就是大概走在我的前面,或者跟我附近的這一部分學生,當時主要是北京鋼鐵學院,現在叫北京科技大學,那麼還有中國青年政治學院,還有我北京體育學院,還有好像有北京商學院,和北京政法大學的部分學生,當時大概走在這一個路段。」

方政:「所以當時在這個六部口路段,被坦克襲擊造成傷亡的學生,主要是這幾個學校,主要是這幾個學校。其實到目前為止,儘管有了多方的這種調查瞭解,包括吳仁華老師,包括丁子霖老師的這種耐心尋訪,其實我們現在也還沒有完全的知曉,到底六部口坦克造成多少的死亡和受傷。目前知道大約是死了11個人,另外還有一些像我這樣的傷殘者。但是詳細的真相,目前其實都還沒有揭示出來。」

方政:「所以我主要現在要跟大家說的,有幾個問題,第一,時間是6月4日上午6點鐘,而這個時間是清場已經結束,學生是在和平的從西長安街撤回學校。第二,坦克是從我們身後,也就是從東向西,高速的衝向學生人群。同時也希望大家記住,坦克在衝向學生人群的同時,它在坦克中發射出了毒氣彈,這個是我親身經歷的。也可能說就是因為這個毒氣彈,才造成了更多學生的傷亡。」

方政:「因為這個毒氣彈,導致了第一:學生混亂;另外它有一些視力的模糊和呼吸的這種困難。所以你比如說我當時我身邊,就有一個我們學校低年級的女生,和我當時走在一塊。就是因為這個毒氣彈的作用,她站立不穩,她暈倒了。那麼我當時就是為了攙扶她,為了把她轉移到路邊的安全地方,所以坦克高速過來的時候,我們沒有辦法躲開。所以我只能用我的全部的力量,把她推到馬路邊的這個護欄上,可是我自己就沒有辦法離開了。另外一個事實希望大家記住,這個坦克第一:它不是一輛,它是一排坦克,一排坦克從東向西,而且速度是非常快,而且它是整個占滿了路面。可以說基本上就是,不讓別人有逃生的空間。可我們當時是行走在自行車道上,那麼在這個位置上,如果你不是跑到人行道上,你基本上都會被坦克輾壓。」

方政:「6月5日也就是第二天,出現了一個更著名的事件,就是王維林攔坦克,在東長安街上,那是6月5日。那麼這個鏡頭不管是國內還是海外,很多人都知道,那是一個個人反抗暴政的一個象徵。但是在那個時候,我們其實注意到一個細節就是,第一:坦克它慢慢的停下來了,而且它還做了轉彎。所以說王維林攔坦克,他沒有死在坦克下。也許後來被戒嚴部隊,或者被祕密警察給抓去了,死在了監獄中,這也許,但是坦克停下來。可是希望大家記住在六部口,在6月4日那一天,在六部口這中國解放軍的坦克,它沒有轉彎,沒有停下來,而且是從背後直接的衝向了和平的,有秩序的手無寸鐵的這一部分學生。當時六部口坦克傷亡的,主要是北京各高校的學生。」

石濤:「以您現在能夠記得,當時是有多少輛坦克車,大概是並排的衝過來。」

方政:「我在倒地受傷之前我的餘光感覺,坦克應該不少於3輛的一排,當然主要肇事的,主要壓人的,是最靠邊的這輛坦克,緊貼著馬路壓的這輛坦克,那麼這是我的一種記憶。所以後來吳仁華在寫的這種清場內幕中,他們很多人當年,包括後來救援的這些市民和學生,他們記住了這輛坦克,是天津警備區坦克一師,編號106的這輛坦克。」

石濤:「您當時受了這樣的傷害,到了2009年您才有機會出來,前後在國內是20年,是甚麼力量使您能夠堅持到今天?」

方政:「其實大家都知道六部口坦克襲擊,造成的傷亡不是我一個。不過我們也都知道目前,甭管我在國內還是在國外這麼多年,那麼能夠勇敢的,公開的向外界,向不管是海外還是國內的媒體和公眾,去說這個事兒,去勇敢的去揭示這個真相的,可能我目前只發現了我,只有我在做這個事兒。所以可見國內的很多人,他們可能有種種的原因,就像當年我救助的這個,我們學校低年級的女生,她回到學校之後,她都矢口否認她走在六部口,矢口否認她遭遇了坦克,甚至於都不願意承認和我走在一起。」

方政:「所以說中共的這種恐怖,這種一片這種政治氛圍的肅殺之氣的,其實讓很多人不敢去面對真相,很多人選擇了沉默,選擇了掩蓋了這種歷史事實,掩蓋了真相。其實這真的是讓人覺得非常可悲的一面。這也是我在國內,或者我2009年到國外之後,我更加覺得如果我要再不把這個,我經歷的真相告訴世人的話,那我們就對不起未來,也對不起自己,對不起歷史。所以我覺得這個,我也呼籲更多的人能夠站出來,講他自己在六四中所看到的一切。因為我們知道,當年北京有上百萬的人,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時間,遭遇了這些六四的鎮壓。」

方政:「同時我也更希望剛才您提到的那張,我個人受傷的珍貴的照片,當時有救助我的人,我身邊的這些目擊者,其實我也很希望他們站出來,跟我一起回憶當時的真實的情景,一塊把這些六四的真相,一點一點的給它揭示出來。讓世人去記住。謝謝。」

石濤:「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本文轉載自新唐人電視台
原始出處:新唐人電視台【今日點擊】採訪「六四」屠殺倖存者–方政(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