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傳播協會

Association For Free Communication

新唐人電視【今日點擊】採訪「六四」學運天安門廣場總指揮封從德先生(下)

發表留言


石濤:「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那歷史是不能忘記的,儘管這段歷史對很多年輕的朋友,可能沒有經歷過,但這是中國人。我們今天看到的一切,或者中國人造成的內在的心裡的傷害,和民族的悲劇,發生在28年前 89六四。那今天是正日子,在今天的第一期節目中,已經跟大家分享了28年前,當時的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的,現場總指揮封從德先生,他接受我採訪時的對當時事件的描述。那下面這部分呢,是這段描述當中的下半部分。」

石濤:「從德先生您好!您能否跟朋友們介紹一下,24年裡,您自己的總結,您自己的思考,對六四這件事情,為什麼到現在中共沒有人,敢去面對這件事情?」

封從德:「我想中共它是,他們進了棺材,它都是不敢面對這件事情。因為整個這個事件,當時的學生是非常單純的,回想起來我當時,我們根本就沒有想說要去推翻它,其實如果當時是,要去推翻中共的統治的話,是完全(沒)有機會的,至少是李鵬的這個政權,完全是有機會的,趙紫陽一上廣場上來,我們就可以把他扣下來,他是總書記,他當時其實是同情學運的嘛,然後拿著總書記的名義,占領電台,那幾百萬人在街上,這是很容易做得到的。所以當時的同學,和知識分子、支持界,和一般的民眾的心態都是覺得,最後黨它改革開放過後,好像還是顯得有一點點希望,是不是可以進一步的深化這個改革,尤其是政治改革,讓這些貪汙腐敗能夠煞住車,當時是這種想法。但是你看結果是什麼,結果是表明這個政權,它是可以屠殺自己的孩子,這裡面有很多共產黨員啊,這裡邊比如說中天部部長的外甥,就是在這裡邊被殺死的,還是一個中學生15歲的王南(譯音),對不對。它是可以非常殘暴的,殺死自己孩子的政權,這樣屠殺自己孩子的政權,是不可能有未來的。」

封從德:「所以我經過這麼多年的反思,回顧來看的話,再看歷史的中國和世界的歷史的情況的話,我想總結出3點,89民運的基本歷史定位,就是第一:這場運動,在1989年發生的天安門民主運動,是整個共產陣營,全球的共產陣營,結束、崩潰的開始。就在六四同一天,波蘭的反對派就得到多數選票,很快柏林牆就倒了,很快整個東歐共產陣營就垮台,然後不到兩年,蘇聯也整個徹底崩潰解體了。所以這個是從全球範圍來看,它是共產陣營崩潰結束的開始。第二點就是說:我認為從中國的歷史上來看,最近100多年啊,中國經濟要努力往現代化,往民主方向轉型,這個努力,其實是三千年孕育是大變局。那六四89年這場運動,實際上是整個這個大變局的倒數第二站,在接下來一站,就是中共的徹底解體,沒有再可能有任何中間站了。很多人有幻想說,是不是中共還可以再改良,我想說:對不起,它們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它們唯一的機會,就是在1989年,當時幾百個城市,幾千萬民眾上街,要求它們改良,要求它們自我改革,它們是用機槍和坦克,來殘暴的回應屠殺幾千人,這樣的方式它們就沒有任何資格,再說我們還可以改好,它們只能解體,只能滅亡的下場,這是我想說的,就是這是倒數第二站,下面一站就是中共要解體了。」

石濤:「嗯,我明白。」

封從德:「第三點我想講的,是整個這場運動,它會導致中共的,徹底在政治上的這個解體,這件事情在我看來,不光是對於中國這個範圍,而且對於全世界在歷史上來看的話,它其實是整個世界專制的結束的過程。一旦中國的這個專制結束了,就是89六四後的下一站,中共解體,中國的這個專制結束了,中共的專制結束了,中國幾千年專制的歷史就結束了,而且不光是中國,是整個全世界專制的歷史就結束了。」

石濤:「您這種信心來自於什麼樣的力量?」

封從德:「我相信來自於,這個力量來自於兩個方面,都是,兩個都是非常成熟的文明的大勢所趨。第一:從世界的角度來說,剛才已經講過,全球的專制的版圖越來越小,民主憲政的版圖越來越大,這個是最近這幾百年,從農業文明轉型到工商文明過後的,一個必然的趨勢,在100年前孫中山就說過這樣的話,這種民主的潮流,世界的潮流是浩浩蕩蕩的。順之者昌,逆之者亡,這個是大家都看得清楚的,這個是一個整個世界的文明的大勢所趨,中國不可能自外於世界文明大事之外。你看蘇聯多麼強大,但是一夜之間幾乎就整體就崩潰了,坍塌。第二個:來自於中國自身的非常成熟的文明,而且在我看來,中國的文明可能還要更優秀一些,只不過最近的200年,他從原來最優秀的農業文明時期的文明,他在轉型,這條船很大,在轉型過程當中有很多嚴重的問題,他這個調頭比較困難,但是這個也已經200年了。從鴉片戰爭中國挨了當頭一棒過後,也是170年了,所以這之後中國的民主,追求民主的呼聲是越來越高,可以說中國的民主運動,也已經100多年了,如果是從孫中山第一次,廣州起義開始算的話,也將近120年。所以中國自身的文明它的天象,大同的理想,它也會按照它的節拍往前繼續推動。」

石濤:「這是最後一個問題了,中共的這一屆體制當中非常特別,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在六四這件事情,大家都認可他是跟鄧小平分道揚鑣了,那李源潮據說,他沒有進入到政治局常委的,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在六四期間,曾經對學生抱有一種非常好的態度。而傳說中李克強在六四時,也有說內心所向,就是人性的一面呢,是傾向於學生的。但是他們今天,其實這三個人組成了今天整個中共上層的核心,我不知道站在您的角度,怎麼看待在這三個人將要來臨的六四,在您的角度來講您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封從德:「我其實也是抱有非常高的希望的,我並不是沒有抱著,我對於中共高層的領導人,尤其是新的領導人並不是不抱希望,我抱著很大的希望。但是我要強調一點,我抱的希望並不是一般媒體上講的,他們自我改良的這種希望,在我看來中共是不可能,有任何可能性去自我改良的,當然是這並不表示,習近平也好、李克強也好、李源潮也好,他們沒有歷史作為,他們可以大有作為。但是這個作為,並不是去怎麼改良中共的政治體制,而是徹底的改弦更張。」

石濤:「那就是否定中共。」

封從德:「第一:學蔣經國,如果習近平、李克強,他們是真正有歷史抱負,希望在歷史上留下清名的話,那麼他們現在的機會應該說,比胡耀邦比趙紫陽的條件要好很多。因為胡、趙當時沒有掌控軍權,沒有掌握最後最高的權利,但是習近平如果下面調整好,我覺得江澤民可能很快就會死了,他沒有死現在也是一具殭屍了,所以清除掉江澤民在軍方的勢力過後,習近平掌握好軍隊的力量,控制住全國在轉變過程當中不混亂,這種情況下他完全可以去學習蔣經國。如果他能做到這一點,他就是中國的華盛頓,他如果做不到這一點,他就是中國的卡扎菲。」

石濤:「那非常感謝您接受我的採訪,謝謝。」

封從德:「謝謝!」

石濤:「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本文轉載自新唐人電視
原文出處:【今日點擊】採訪「六四」學運天安門廣場總指揮封從德先生(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